還真的是很歡樂與爆笑啊 >w<<br /> 無論是モリ學長的石化跟Honey學長的淚眼汪汪都是
不過最爆笑的絕對是最後看到ハルヒ換衣服那個時候的ま''了 orz

另外,ハルヒ最後換衣服的時候....為甚麼內衣變成那個樣子啊 Q_Q
第一集那件比較可愛 (問題發言)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那些,平凡的日子」

 

平成十六年 四月一日 傍晚

 

 

「柯南,來吃飯囉!」

毛利蘭,一位擁有烏黑及腰長髮的二十七歲女性,正從毛利家的廚房探出頭來,叫喚正在閱讀阿嘉莎‧克莉斯蒂著《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柯南。她大約一百六十公分高,穿著棉製的家居服及牛仔褲,外頭並套著一件鵝黃色的圍裙。從廚房飄出的各種香味,很明顯的證實蘭是個十分擅長料理的女性,並沒有遺傳到母親英里的糟糕廚藝。

毛利家由二樓的毛利偵探事務所以及三樓毛利一家人的居住區所組成。這幢三層樓高的建築十年來並未有很大的改變,事務所一樓仍然是咖啡屋「白羅」。然而,原本在白羅工作的小梓已經辭職,結婚當個專職的家庭主婦了;現在的服務生是個米花大學的女學生,在白羅打工賺取生活費。

 

柯南把書放下,從沙發上起身,應道:

「嗯,來了。」

 

毛利家今天的晚餐是標準的日式晚餐,有烤魚、天婦羅、涼拌牛蒡以及味增湯。蘭從廚房將湯鍋端出來,放在四人座的餐桌上。毛利小五郎放下他的偵探筆記,從二樓事務所走入三樓的餐廳。小五郎年約五十,有兩撇小鬍子,是名義上毛利家的戶長,也是蘭的父親。雖然十年前還是一個迷糊跛腳偵探,常常需要柯南用麻醉槍迷昏後用蝴蝶結變聲機來模仿毛利的聲音進行推理,不過這五年來這樣的情形已經有所改善了。大部分的委託案件,小五郎現在都可以一個人解決。不過困難的部份,還是需要柯南或關西的名偵探——服部平次來幫忙解決。

就在小五郎就座的同時,三樓的門再次打開。

「我回來了!好香——。」

毛利英里脫下高跟鞋,輕輕將它放入鞋櫃內。

「小蘭妳做的菜真是太棒了!真不愧是我的女兒。」

一邊這樣說著,英里一邊換上室內拖鞋並走向餐桌。

 

毛利家的女主人原本名叫妃英里。原本與小五郎是處在分居狀態,但是四年前接受了小五郎的道歉並回到毛利偵探事務所,從此便改稱為毛利英里。雖然實際年齡已經快要五十歲了,但是外表看起來仍然像是三十多歲的典雅女性。從律師事務所回來的她,穿著職業女性常穿著的套裝,臉上則戴著眼鏡。在律師界,英里可說是公認的名牌律師,除了開庭前認真準備外,法庭上犀利的言詞,也讓她也創下未曾嚐到敗績的神話。

 

小蘭換下圍裙,順勢在柯南的對面唯一的空位坐下。

「我要開動了——!」

四人同時宣告,並且開始向桌上的食物進攻。

 

 

 

「柯南。」

「嗯?」

柯南一邊幫忙收著餐桌上的碗筷,一邊回答小蘭。

「你今天怎麼看起來有點憂鬱?」

「呃……」

「難道是,戀愛了嗎?」

「不不……不是啦!只是有些意外。」

「意外甚麼?」

 

至於柯南意外甚麼,得從今天早上的入學式之後說起。

 

  

 

經過了有著冗長又無聊的校長致詞以及各種儀式的入學式之後,雖然不願意,柯南還是跟著所有帝丹高中一年級的新生走出了禮堂。由於一年級的分班結果將在入學式後在公佈欄張貼出來,所以所有的新生都擠在公佈欄前找尋自己未來一年的班級以及同班同學。當然,導師並不會寫在公告上,而是直接到各班教室與新鮮人相會。

 

「我們同一班喔!柯南君。1-B。」

見柯南完全沒有要擠入人群的慾望,步美於是直接告訴了這位名偵探結果。

「喔喔。」

柯南只是隨便應了一下,便轉頭繼續看著仍然是萬頭鑽動的公佈欄。

「還有小哀也是1-B。」

柯南突然回頭,盯著步美。

「真的啦,沒騙你。不過元太跟光彥就不是了,他們兩個是A班。元太還直嚷著要跟我們同班呢,說甚麼少年偵探團不同班就不合邏輯之類的……」

「這還真是孽緣啊……」

「甚麼?」

「沒、沒事啦。既然知道我們同一班,那就快點去找1-B的教室吧!」

「嗯!」

 

兩人很快的找到了1-B教室的所在地。教室裡面大約坐滿了八成,所有的學生都按照學號依序坐著等候導師。由於學號按學生姓氏的五十音順序排列,且男女生交叉,所以柯南坐在靠走廊的第三位,僅次於一位男生以及一位女生。

雖然一開始學生們很安靜的等候老師,但是畢竟還處在青春期的精力旺盛階段,過了不久男女生們便開始吵鬧起來了。由於帝丹高中是一所公立學校,因此學生的來源大多是附近學區的幾所國中,同一個班級裡像柯南以及哀一樣讀同所國中的學生多得是。於是教室裡便開始形成數個小團體,大多都是在國中就認識的男女生組成。

 

「柯南君——!」

步美與哀向柯南的座位走來,同行的還有一位戴著無框眼鏡,長相斯文,頭髮中分的男孩。

「雅史同學!!你也讀B班啊!」

柯南看到走過來的男孩,不禁再次感嘆命運弄人。

 

佐佐木雅史,原就讀於米花國中,也就是柯南等人的國中母校。正確來說,是柯南等人在國中的同班同學。雖然父親是鈴木材團的董事,家境十分富有,可說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然而本人卻沒有甚麼大少爺脾氣,跟誰都很好相處。

唯獨對於柯南來說,雅史卻讓他感覺有點難以親近。關於這件事,無論他本人怎麼想,都無法推理出原因。

 

「嗯,我們又同班了,柯南同學。」

雅史答道,並拉了兩張椅子過來。

「兩位小姐請坐。」

「啊,真是謝謝你了。」「嗯。」

步美與哀坐下後,雅史又另外拉了張椅子,坐在哀的旁邊。

「柯南君,你覺得導師會長甚麼樣子呢?」

步美想要繼續剛剛她與哀在教室的另一邊討論的話題。

「天啊。」柯南做出了一個昏倒的動作。「這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章

 

「我們是神也是惡魔。

因為……

我們要違逆時光的洪流,讓死者重新復甦!」

 

記得妳是這樣跟我說的。

一向冷酷的妳,那天臉上的表情,卻是溫柔而堅決的。

 

「回魂專線」這種只存在於遊戲裡的道具,僅僅憑我們人類的力量,真的可以製造出來嗎?

已死的人,真的可以從墳墓裡站起來,向大家打招呼嗎?

角色扮演遊戲裡面的復活點,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嗎?

死亡,真的是不可逆的嗎?

 

「人是不能違逆時光的洪流的。

 如果想勉強改變……

 人類是會得到懲罰的。」

 

記得妳是這樣跟我說的。

 

「時間,會既溫柔又殘酷地,改變所有的一切。」

「當然,也包括改變每個人。」

「甚至,帶走我的生命。」

 

我不想。

我不想要妳被帶走。

 

「不可以勉強。」

 

我不要。

就算會受到懲罰,我也不要。

 

「過去也好,現在也好,未來也好。

 無論我在或不在都好,

 你的身邊總是會孕育出幸福。

 如果……如果因為我不在了,你就耽溺於過去的幸福,

 而不去抓住現在的幸福的話,我在天國也會下來發脾氣給你看的。」

 

不要,不要再說了。

不准妳說這樣的話。

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讓妳被帶走的。

 

 

時間啊!

我絕不允許你這麼做。

 

我決不會輸給你的。

我會用任何手段。

我將不會懼怕任何懲罰。

 

神啊!

請保佑我。

請保佑我在時光的洪流中,能不迷失方向,能找到逆流而上的方法。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章之前

 

鈴——

 

我的房間內響起了刺耳的鬧鐘聲。為甚麼這個鬧鐘每天都這麼盡責的響呢?好歹你也偶爾休息個幾天吧,難道每天早上這樣大吵大鬧的你都不累嗎?

雖然這樣腹誹著我的鬧鐘,但是我仍然乖乖的從被窩裡爬了出來。如果等到小蘭姊姊過來,那就不是我所願意的了——我可不想要在高中開學的第一天就留下遲到的紀錄。

啊,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江戶川柯南,本來叫做工藤新一,不過這幾年來幾乎都不使用這個名字了。在我十七歲的時候,因為目擊黑衣組織的交易現場,被強制灌下毒藥「APTX4869」而產生了幼兒化的現象,變成了六歲的小學一年級生。雖然我一直努力的尋找組織的下落,無奈線索實在太少,而且就算找到了與組織相關的線索,也馬上就會被組織的那幫人抹去。換句話說,他們就像泥鰍一樣,怎麼抓也抓不到。

 

於是,十年過去了。

 

現在的我,雖然不願意,但是也成長到高中生的年紀了。想到我即將經歷我的第二次高中生活,感覺真的很奇怪。重讀國小跟國中就已經非常不可思議了,沒想到還要再讀一次高中。

自從我被灌下毒藥而幼兒化後,由於住在開設偵探事務所的小蘭家,獲得黑衣人的線索比較容易的關係,這十年來我都借住在毛利偵探事務所。在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英里阿姨終於原諒了小五郎叔叔,搬回來跟小蘭一起住。當時小蘭幸福的笑容,現在仍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原本跟我青梅竹馬的小蘭,現在也已經芳齡二十有七了。自她從米花大學教育學系畢業以後,順利的進入帝丹高中擔任國文老師,現在是她任教的第五個年頭。除了教授國文外,小蘭也擔任空手道部的社團指導老師,靠她極高的造詣廣受學生們的歡迎。不過想追她的同事們可就苦了。

雖然想追小蘭的男人數目(包括校內與校外的),可以排隊繞帝丹高中裡標準四百公尺一圈的操場十圈還有剩,但是她卻從來沒有傳過緋聞。無論是在大學裡還是帝丹高中裡都是這樣。

 

等我刷牙洗臉完,換好制服後走出浴室,餐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

從廚房傳出英里阿姨的聲音:

「是柯南啊。我做了早餐,趕快來吃吧!」

呃……英里阿姨做的早餐,不早點走可能會拉肚子。

「快坐下吧!今天有我拿手的料理喔。」

難怪小五郎叔叔一早就不見人影。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吧!

「喂、喂——這麼不相信我的手藝啊~這四年來我可是有進步的耶——」

 

留下「我出門囉!」這句話以後,江戶川柯南飛也似的跑出了毛利偵探事務所。

 

  

 

帝丹高中的冬季制服,無論男女生的上衣都是西裝外套。女生穿短裙,而男生則是西裝褲。雖然已經是十年前的設計了,但也許是因為經費的不足,校方似乎不打算重新設計並更換制服,所以柯南可以穿著以前新一所穿的制服。

「早安。」

一位棕髮少女一邊關上鐵製的大門,一邊向柯南打招呼。

「早啊。博士呢?」

「昨晚做實驗到凌晨四點。」

「這樣啊……」

 

棕髮少女名叫灰原哀。她另外有一個幾乎不使用的名字——宮野志保。原本是黑衣組織一員的她,由於組織殺害了他的姊姊——宮野明美——而拒絕繼續進行APTX4869的研究,於是被組織禁閉。吞下預藏的APTX4869後幼兒化的志保順利地逃出組織,卻在雨夜中倒在阿笠博士的家門口,於是被博士收留而住了下來,並替自己取了假名灰原哀。

 

十年後,哀也正準備進入帝丹高中就讀。

 

「難得只有我們兩個人呢。」

「我倒不覺得這樣是一件好事……」

雖然被少年吐嘈,但是少女卻不以為意。

兩個人就這樣並肩走在清晨的街上。

 

  

 

兩人經過了米花商店街後,走到了米花車站前的大道上。車站前的大道中央分隔島以及人行道旁的花圃皆植滿著櫻花樹,在這個開學的季節裡,落英繽紛,是觀光客非常喜愛的地方,被稱為春天的米花市必來的景點之一。也因此,大道的兩旁,除了一樓是高級商店之外,二樓開始直到最高樓層,皆為豪華住宅的所在。

「柯南君!小哀!」

一位美少女正在其中一幢高級住宅的大門警衛室旁等著哀與柯南。

「早,步美。」

「早。」

 

吉田步美,穿著帝丹高中的冬季制服,留著一頭及肩的直髮,髮上仍然戴著從小時候就一直帶著的髮圈。臉蛋美麗,身材姣好,有雙烏溜溜的大眼睛,配上長長的睫毛,小巧的鼻子,以及櫻花色的嘴唇,是個無論是誰來評分,都一定會歸類在美人那一類的女孩。雖然住在米花市的超高層高級住宅裡,但是她一點都沒有有錢人家大小姐的驕縱脾氣。要說缺點的話,就是有些膽小。不過這反而可以激起男孩子們的保護慾,因此從國中開始,向她告白的人數也數不完。不過他們全部都被拒絕了。

 

「灰原同學。」

「嗯。」

「我跟妳說喔……」

「嗯?」

「我昨天在雜誌上看到一個包包,蠻適合妳的耶。」

「嗯。」

 

兩個人邊走邊聊,而柯南一個人走在兩位女孩的後面。

 

  

 

「柯南——步美——灰原同學——!」

圓谷光彥在帝丹高中的校門口向柯南一行人招手。帝丹高中寶藍色的制服穿在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的光彥上,更顯得氣質翩翩。長大以後,小時臉上明顯的雀斑也消失了,再怎麼說都是帥哥一名。

「光彥,元太呢?」

「不知道耶……我們約好在校門口見面的。」

「大概還在睡吧。」

柯南直接下了結論。未發一語的哀這時卻指著馬路對面。

穿著帝丹高中制服的胖男孩——小嶋元太——正從道路的盡頭狂奔而來。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