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涼宮春日的永遠

 

從北高畢業以後,我跟春日就開始同居生活。

因為我們兩個人都考上東京的大學的緣故,所以在這裡租了一間月租八萬日圓、沒有冷氣的木造公寓。夏天熱到兩個人跑到附近的便利商店吹免費的冷氣,而冬天又得要兩個人抱在一起取暖──就是這樣老舊冬天又會吹進冷風的公寓,唯一的好處是有廚房可以做菜。

雖然如此,我們兩人還是很慶幸能夠一直在一起。

 

雖 然大四那段為了找工作而天天頭痛的日子是個痛苦的回憶,但是可喜可賀的是我跟春日都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現在正努力的存錢中。我待的這家公司對員工的福利 很優渥,薪水跟一般的公司比起來高一些。想當初被錄取的時候我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還是有一些討人厭的傢伙,不過整體來說我還是很滿意這分工作 的。

 

就這樣,我在這家公司即將邁入第四年。

 

 

今天下班後,我特地繞到了車站前的大道上,用了我一個月的薪水買了某樣東西。

因為今天上班前,我在冰箱前留了言:

「今天我們出去吃吧!六點我在車站前等妳。 by 阿虛」

 

我想給春日一個驚喜。

 

 

「不好了!」

光顧著選禮物的我,居然忘了約定的時間。春日一定會氣得嘟起鴨子嘴,然後要罰金吧。雖然現在我的經濟狀況好的太多了,也不需要解除定存來付罰金,但是給那女人等這件事情,光想像就會發抖。

趕忙從店裡走出來的我,意外的發現車站前圍著非常多的人。

大概是有什麼活動吧……這樣想著的我,便慢慢向人群走去。雖然我沒有看熱鬧的嗜好,但是我跟春日約在車站前,所以還是得穿過這群人。

「好像是因為卡車司機打瞌睡所以才撞上的……」

「年紀輕輕就出這種事……」

「真是飛來橫禍啊……」

好像是車禍的樣子。

我努力穿過人群,想趕快走到車站前。不過也因為這樣,圍觀者的議論也輕易的跑進我的耳朵。

「那個女生似乎在等人,所以才會站在路邊……」

等人啊……咦!?

不可能啦。我這樣說服我自己。那女人現在一定在車站門口,用倒三角眼看著來往的人群。

「那女生叫什麼名字來著?」

「好像叫做涼宮春什麼的……」

不會吧!

 

我奮力擠出人群。第一眼看到的是黃色的封鎖線。

再來,是春日那黃色的髮帶。

還有滿地的、怵目驚心的紅。

 

騙人!

當我從第十家醫院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

在這段期間內,我跑遍了市內所有的醫院,但是沒有一家表示他們有收到名叫涼宮春日的二十五歲女性車禍傷者。

這樣表示什麼呢?

 

我打開了因為進入醫院而關機的手機,試著輸入春日的號碼。

「您播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後再播。如果需要留言,請……」

一成不變的電子語音。

從剛剛開始,無論打幾次都一樣的電子語音。

 

我無力的跪坐在地上。

緊緊握著手中的禮物盒。

好希望不是春日受傷。好希望受傷的是我。

 

「媽媽,那個叔叔怎麼了?」

「他在哭耶。」

「為什麼他會哭呢?」

 

為什麼我要哭呢?我不是應該慶幸我離開了春日的魔掌了嗎?

 

 

到了月亮斜掛在天上的時間了。

想著「警察應該會聯絡家屬」這種事情的我,慢慢的走上木造公寓的樓梯,拿出鑰匙,開門。

第一眼看到的是,春日那張怒氣沖沖的臉。

春日怒氣沖沖的臉?

 

「我說你啊,幹麼不開手機?我臨時要加班,手機又沒電,用同事的手機打給你都不通!然後上完班跑去車站前又沒看到你,最後想說回家來……阿虛?」

 

春日的聲音忽然停了下來。

那是因為,我緊緊地抱住了春日。用我全身的力氣,用力地抱住了面前這個綁著馬尾的傢伙。

「你發什麼神經啊?不要那麼用力,很痛耶!」

春日想把我推開,但是我卻抱得更緊。

「……」

抵抗漸漸的變弱,最後春日便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

 

「對不起讓妳等了。」

我稍微放鬆了她。然後拿出我的禮物。

「雖然經過了一些曲折,但是……」

把禮盒拆開以後,裡面是個小巧的絨布盒子。

「嫁給我好嗎?」

 

盒子裡面有個小小的戒指正在閃閃發光著。

春日顯然嚇了一大跳。大大的眼睛盯著戒指。

「阿虛?」

「我說,嫁給我好嗎?」

我重複了一次。雖然之前對著春日的照片練習了很多次,但是正式來的時候果然還是會不好意思啊。

 

春日看看我,又轉頭看看戒指。

「……」

不願意嗎?

「下次戒指要選貴一點的。」

咦──?

「不過,因為你很窮所以就不計較了。」

話一說完,春日就把手伸出來給我。我也就順著她的意,幫她把戒指戴上。

然後再度緊緊的抱住她。

「阿虛……」

從懷中傳來夢囈般的聲音。在我把春日抱起來走向房間的同時,春日這樣說了:

「我永遠、永遠不要離開你。」

我也是啊,春日。

我們兩個,永遠不要分開了。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葉一早就來接小哀到警察署。一起走進警察署後,兩人一起走到平藏的辦公室。

「爸爸。」

敲門之後,和葉直接開門走進了辦公室。

「我請灰原小姐過來了。」

「嗯。那妳去挑禮服吧。」

平藏從辦公桌上抬起頭來說。

「那恕我失禮了。」

和葉向哀點了點頭,便退出了辦公室,順便帶上了門。

平藏觀察著小哀。而後者輕輕施了個禮,並沒有說話。

 

「平次應該有跟妳說要拜託妳幫忙的事情吧。」

「是的。」

「那,我們去實驗室吧。」

平藏站起身來。哀跟在平藏的身後出了辦公室,並且輕輕把門關上。

 

 

兩人走在往警察署專門實驗室的走廊上。一路走來,沒有遇到任何人。

只有兩人的腳步聲在走廊上「扣扣扣」的響著。

 

 

在實驗室門口告別了平藏,哀與出來迎接她的研究員一起走入了實驗室。

「這孩子能勝任這份工作嗎?」

平藏看著她的背影,自己問自己。

「平次推薦的,應該是沒問題吧……」

 

實驗室裡。

不知道自己被某老頭小看的哀,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光譜分析儀。旁邊的研究員助手則是把收集到瓶裝的「毒氣」接上機器。

「要開始了喔!」

「嗯。」

得到許可之後,助手轉開氣閥,讓待測的「毒氣」進入光譜分析儀。光譜分析儀會向待測氣體發射由可見光、紅外線、紫外線所組成的連續光譜,而氣體則會吸收其中某些波長的光線。由於不同的原子吸收的光線波長不同,因此儀器所顯示出來的光譜中會有許多暗線。由這些暗線,科學家們即可判斷出氣體的組成成份。

「這個光譜我們從來沒看過,好像不是原本存在於大自然中的氣體。」

研究員對小哀說道。

「而且我們試過它對小白鼠是有殺傷力的,而且不知道怎麼解毒。」

「給我光譜的輸出資料。」

「咦、欸?喔。」

研究員移動滑鼠,在某個圖示上點了兩下。畫面立即顯示出由紫外線到紅外線的連續光譜,以及被吸收而形成的暗線。每條暗線上都有一個數字──那就是被吸收的電磁波頻率。

哀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臉上的表情卻越來越嚴肅。

「您知道這個氣體是什麼了嗎?」

助手忍不住發問。

APTX4869……」

「啊?」

研究員與助手兩人同時露出不解的表情。

「不,沒事。這個東西對靈長類是沒有毒性的,你們可以放心。」

小哀放下手裡記載有小白鼠實驗結果的資料夾。

「這下子可糟糕了……」

「灰原小姐?」

哀完全沒有理會一頭霧水的研究員。

「你們可以試試看讓猴子聞這氣體,不會有危害的。至於我……」

「……得趕快找到工藤才行……」

 

心裡這樣想著的小哀,完全沒想到要換下實驗衣,就這樣跑出了實驗室。

 

  

 

「我覺得蘭老師很像這些鹿呢。」

午餐時間,當眾人正在奈良公園裡野餐的同時,步美突然說道。

「怎麼說?」

平次用十分感興趣的眼神看著步美。同行的所有人也停下了筷子看著她。

「嗯……因為蘭老師很溫柔,個性又好,也會保護弱小的人,所以很像這些鹿!」

「妳這樣說,其實很多動物都是很溫柔,很會保護弱小啊。」

光彥道。

「嗯……可是……」

「我反而覺得蘭老師比較像海豚。」

光彥肯定的說。

「為甚麼?」

「海豚很可愛、而且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海豚很受大家歡迎啊!」

聽到光彥這麼說,步美嘟起嘴巴。

「姆……鹿也很受人歡迎啊。你看。」

步美指著不遠處的一對母女說道。這對母女正拿著鹿餅乾在跟鹿玩耍。

「這麼多人喜歡鹿,所以鹿也很受大家歡迎啊。」

「不過海豚比較聰明。傳說中,海豚還會救援溺水的人呢。」

「咦?我想聽我想聽。」

 

見眾人一副引頸期盼的樣子,光彥於是清了清喉嚨。

「傳說中,西元前有位音樂家及詩人亞里翁,有一次帶了很多財物,乘坐一艘船回家。途中,船上的水手見錢眼開,準備謀財害命,把亞里翁丟到海裡。當時,亞里翁請求讓他唱一首歌,而水手們也答應了。」

「沒想到,他那動聽的歌聲引來了許多海中的生物。在他被丟進海中後,其中的一隻便將他馱到岸邊。這隻生物就是海豚喔。」

 

「原來如此……」

「還有這種事情啊。」

「嗯嗯。」

柯南以外的眾人露出同意的表情。

「那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叫蘭姊姊為『海豚小姐』!」

「贊成!」

「附議!」

「喂喂……你們都沒問過當事人的意見──」

「很適合妳喔,蘭。」

「怎麼連平次你都這樣說啊──」」妳喔問過當事人的意見。」『海豚小姐』!」,所以

 

「海豚……嗎。」

柯南腦中忽然浮現出那個正在實驗室的女孩的面容。

忽然褲袋中的手機開始振動,讓柯南跳了起來。

「柯南君,怎麼了?」

「沒事沒事,我接個電話。」

看到手機上顯示的來電者是「灰原哀」,柯南決定離開人群,再接起電話。

 

  

 

「什麼?你要我跟平次講說要取消婚禮!?」

無視柯南驚訝的反問,電話的另一端傳來的卻是稍嫌冷酷的語氣。

「我可以肯定ASU跟組織有關。不趕快取消的話,可能會造成極大的遺憾。」

「但是……這十年來,組織幾乎可說是銷聲匿跡了啊!」

「我知道。但是並沒有抓到琴酒,不是嗎?」

「呃……」

十年前,FBI曾經與日本警方合作,破獲了組織位在日本的幾個大型據點。雖然沒有逮到組織中任何一個高層成員,但是從此之後,黑色組織就從未出現在日本。

就好像憑空蒸發一樣。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宮春日的永遠

 

從北高畢業以後,我跟春日就開始同居生活。

因為我們兩個人都考上東京的大學的緣故,所以在這裡租了一間月租八萬日圓、沒有冷氣的木造公寓。夏天熱到兩個人跑到附近的便利商店吹免費的冷氣,而冬天又得要兩個人抱在一起取暖──就是這樣老舊冬天又會吹進冷風的公寓,唯一的好處是有廚房可以做菜。

雖然如此,我們兩人還是很慶幸能夠一直在一起。

 

雖然大四那段為了找工作而天天頭痛的日子是個痛苦的回憶,但是可喜可賀的是我跟春日都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現在正努力的存錢中。我待的這家公司對員工的福利很優渥,薪水跟一般的公司比起來高一些。想當初被錄取的時候我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還是有一些討人厭的傢伙,不過整體來說我還是很滿意這分工作的。

 

就這樣,我在這家公司即將邁入第四年。

 

 

今天下班後,我特地繞到了車站前的大道上,用了我一個月的薪水買了某樣東西。

因為今天上班前,我在冰箱前留了言:

「今天我們出去吃吧!六點我在車站前等妳。 by 阿虛」

 

我想給春日一個驚喜。

 

 

「不好了!」

光顧著選禮物的我,居然忘了約定的時間。春日一定會氣得嘟起鴨子嘴,然後要罰金吧。雖然現在我的經濟狀況好的太多了,也不需要解除定存來付罰金,但是給那女人等這件事情,光想像就會發抖。

趕忙從店裡走出來的我,意外的發現車站前圍著非常多的人。

大概是有什麼活動吧……這樣想著的我,便慢慢向人群走去。雖然我沒有看熱鬧的嗜好,但是我跟春日約在車站前,所以還是得穿過這群人。

「好像是因為卡車司機打瞌睡所以才撞上的……」

「年紀輕輕就出這種事……」

「真是飛來橫禍啊……」

好像是車禍的樣子。

我努力穿過人群,想趕快走到車站前。不過也因為這樣,圍觀者的議論也輕易的跑進我的耳朵。

「那個女生似乎在等人,所以才會站在路邊……」

等人啊……咦!?

不可能啦。我這樣說服我自己。那女人現在一定在車站門口,用倒三角眼看著來往的人群。

「那女生叫什麼名字來著?」

「好像叫做涼宮春什麼的……」

不會吧!

 

我奮力擠出人群。第一眼看到的是黃色的封鎖線。

再來,是春日那黃色的髮帶。

還有滿地的、怵目驚心的紅。

 

騙人!

當我從第十家醫院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

在這段期間內,我跑遍了市內所有的醫院,但是沒有一家表示他們有收到名叫涼宮春日的二十五歲女性車禍傷者。

這樣表示什麼呢?

 

我打開了因為進入醫院而關機的手機,試著輸入春日的號碼。

「您播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後再播。如果需要留言,請……」

一成不變的電子語音。

從剛剛開始,無論打幾次都一樣的電子語音。

 

我無力的跪坐在地上。

緊緊握著手中的禮物盒。

好希望不是春日受傷。好希望受傷的是我。

 

「媽媽,那個叔叔怎麼了?」

「他在哭耶。」

「為什麼他會哭呢?」

 

為什麼我要哭呢?我不是應該慶幸我離開了春日的魔掌了嗎?

 

 

到了月亮斜掛在天上的時間了。

想著「警察應該會聯絡家屬」這種事情的我,慢慢的走上木造公寓的樓梯,拿出鑰匙,開門。

第一眼看到的是,春日那張怒氣沖沖的臉。

春日怒氣沖沖的臉?

 

「我說你啊,幹麼不開手機?我臨時要加班,手機又沒電,用同事的手機打給你都不通!然後上完班跑去車站前又沒看到你,最後想說回家來……阿虛?」

 

春日的聲音忽然停了下來。

那是因為,我緊緊地抱住了春日。用我全身的力氣,用力地抱住了面前這個綁著馬尾的傢伙。

「你發什麼神經啊?不要那麼用力,很痛耶!」

春日想把我推開,但是我卻抱得更緊。

「……」

抵抗漸漸的變弱,最後春日便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

 

「對不起讓妳等了。」

我稍微放鬆了她。然後拿出我的禮物。

「雖然經過了一些曲折,但是……」

把禮盒拆開以後,裡面是個小巧的絨布盒子。

「嫁給我好嗎?」

 

盒子裡面有個小小的戒指正在閃閃發光著。

春日顯然嚇了一大跳。大大的眼睛盯著戒指。

「阿虛?」

「我說,嫁給我好嗎?」

我重複了一次。雖然之前對著春日的照片練習了很多次,但是正式來的時候果然還是會不好意思啊。

 

春日看看我,又轉頭看看戒指。

「……」

不願意嗎?

「下次戒指要選貴一點的。」

咦──?

「不過,因為你很窮所以就不計較了。」

話一說完,春日就把手伸出來給我。我也就順著她的意,幫她把戒指戴上。

然後再度緊緊的抱住她。

「阿虛……」

從懷中傳來夢囈般的聲音。在我把春日抱起來走向房間的同時,春日這樣說了:

「我永遠、永遠不要離開你。」

我也是啊,春日。

我們兩個,永遠不要分開了。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