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在婚禮上使用了APTX4869,那就太遲了。」

「可是妳不是說那個氣體對靈長類沒有毒性?」

「事實上,那個氣體是製造APTX4869所需要的原料之一。」

哀解釋道:

「組織在國外合成這種氣體之後,以化學原料的名義進口到日本,然後才在組織的實驗室裡面合成APTX4869。只要ASU的成員在菜餚裡面加了一點……」

「可是……要平次取消婚禮……這種事情……」

「難道你想死人?」

「沒有人這麼想吧!」

「那就取消婚禮。」

「但是……」

「你真的想死人嗎?」

「沒這回事。」

「那就取消。」

「應該會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

 

沉默。

 

「工藤大偵探。」

「不要這樣叫我!」

柯南幾乎是對著電話吼。

「我……我沒有辦法像大偵探你一樣ㄨㄜ死人?」實驗室裡面合成ㄥ聰明,沒有辦法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為了我自己,我想我還是不要去婚禮好了。」

「……。」

 

「灰原。」

冷靜下來的柯南,正想繼續話題的同時,回答他的卻是斷線的嘟嘟聲。

「……妳還真是不討人喜愛呢。」

 

 

傍晚。

柯南一行人回到飯店後,平次馬上被服部平藏找了去,然而他們卻沒有找柯南一起去。不過,毛利小五郎與妃英里準時抵達了大阪ㄧㄠ卻沒有找柯南。ㄚ回答他的卻是斷線的嘟嘟聲。,讓柯南有了諮詢意見的對象。於是,他將目前所知的各種情況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小五郎──當然關於組織的部份略過了。

不過小五郎卻覺得這沒什麼。

「為了一張不知道哪裡來的恐嚇信,來中止婚禮,這有失警察署的顏面。再說,只要嚴格檢查,並且不採用自助式的餐點,而是服務生幫大家服務到桌的供餐方式的話,犯人就只能在他的座位附近下毒。如果真的有人中了毒,也很容易就能找出兇手。」

「小五郎這樣說很對。我也覺得中止婚禮不是個好主意,而且對平次君他們兩人也不公平。」

說話的是妃英里。兩人都穿著深紅色長袖的運動服,站在房間門口與柯南談話。雖然時序已經慢慢邁入春夏之交,但是緯度高的北海道仍然有些涼意;因此剛下飛機的兩人依然穿著在北海道的穿著。

「畢竟是一生一次的婚禮。要是小子你以後結婚也因故取消,難道你不會覺得很不爽嗎?」

「嗯……」

「不用擔心啦,不過是件小事情。」英里接著說。「那麼我們要去休息囉。柯南君你也早點休息吧!」

說完,兩人便挽著手走進了房間。柯南甚至聽到了房門上鎖的聲音。

 

「小事情……嗎?」

柯南用力地搖了搖頭。「希望是灰原想太多了。」

 

 

柯南離開了小五郎與英里的房間之後,便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打算洗個澡就去睡覺的他,一打開門,就看到步美正坐在床上。已經洗好澡的步美,身上穿的是以粉紅色為底,上面還印有小兔子的棉製睡衣。而臥室的其他空間中,似乎有種淡淡的清香。

「步美,妳還沒休息啊?」

「柯南君……」

步美欲言又止。

「怎麼了嗎?」

步美視線從柯南身上移到旁邊,又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白皙無暇的雙手正不安地交握在一起。

「……妳想跟我說什麼嗎?」

步美忽然抬起頭來。感覺到兩雙眼睛對視在一起,又馬上移開自己的視線。

「這個……呃……」

「所以說,妳想跟我說什麼嗎?」

「有件事情想拜託柯南君……」

「嗯?」

柯南一邊把牛仔外套脫掉掛在衣櫥裡,一邊應聲。

「……突然要開口這樣說,實在很難為情。不過我覺得如果我今晚不說,明天一定會後悔。」

柯南繼續把襯衫脫掉,從行李箱中拿出換洗的衣物。

「是什麼事情呢?」

「事實上是要拜託柯南君一件事……」

步美慢慢地抬起頭來,清澈的雙眸中映著柯南的身影。

「其實呢……我……」

她認真的凝視著柯南。

不過柯南仍然繼續在行李箱中找著他的衣服。

「明天要穿的衣服……衣服在哪呢?」

「喂,柯南君……你有在聽嗎?」

「嗯?啊,有。要幫什麼忙?」

柯南停下翻找衣服的動作,從衣櫥的門後探出頭來看著步美。

確認柯南真的有在聽之後,步美似乎握緊了拳頭。

接著,用無比認真的語氣說道:

「我希望柯南君你能跟小哀和好!」

「咦!?」

「因為今天晚餐的時候,你們兩個之間有種很詭異的氣氛啊。雖然柯南君仍然是有說有笑的,但是小哀在用餐時間卻不發一語,而且還提早離席去休息了。看起來就像是在逃避你一樣!所以說你們一定吵架了。」

「說吵架嗎……也沒有那麼嚴重啦。只是有點……」

「一定是柯南君欺負小哀才會這樣的!」

「喂喂……」

「所以我說柯南君你一定要去跟小哀道歉,這樣你們就會和好了!」

「……。」

 

柯南楞在門後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只好悄悄地對自己說:

「果然女人的想像力就是豐富啊……。」

 

 

雖然說並不是柯南欺負小哀──比較正確的說法,是意見不合──但是小哀卻有意無意地疏遠著所有人。隔天早上,平次與和葉的婚禮儀式,她也沒出席。即使柯南詢問同房的光彥也得不到明確的回答,因為光彥也只因為聽她說身體不舒服後就叫她在房間好好休息。

婚禮在大阪市的一處小教堂舉行。雖然平藏很希望舉辦日式婚禮,但最後小倆口還是選擇了洋式。講台上的牧師正在進行婚禮的儀式:

「服部平次,你願意娶你右邊的這位女孩作為你的妻子嗎?與她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我願意。」

西裝筆挺、看起來意氣風發的平次馬上回答。

「那麼,」

牧師轉向和葉。「遠山和葉,你願意嫁妳左邊這位男人作為你的丈夫嗎?與他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他、安慰他、尊敬他、保護他?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他永遠忠心不變?」

披著白紗的和葉,稍微紅著臉,低著頭回答:

「我願意。」

「那麼,現在開始交換誓約。」牧師接著對平次說:

「服部平次,我說一句,請你跟我念一句。」

平次點點頭,並且牽起和葉的手,兩人面對面站著。

 

「在上帝以及我們的家人及朋友面前,」

「我娶妳作為我的妻子。」

「從今以後,當你喜樂,讓我分享你的喜樂;當你憂傷,讓我分擔你的憂傷。」

「在你健康或病痛時支持你、與你在愛中共同成長,終生對你忠實,直到永永遠遠。」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