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那些人,大概會十分失望吧。」

青木指著在球場另一端,穿著米花高中制服的男學生說。

「今天三年級的主力都不會上場,除了我哥以外,而這還是因為高二的守門員只有一位的關係。主要都是二年級的學長上去踢,而且也不是都是主力。如果他們想要收集有關今年縣大會的情報,可能只是緣木求魚吧。」

「米花高中跟我們是世仇嗎?」

「當然啊。從五年前開始就是了。當時因為他們的某個人故意從後面鏟球,絆倒我們的前鋒,造成兩方大打出手之後,兩方就變成世仇了。不過我們表面上還是歡迎他們來看我們練球啦,因為我們也需要去探聽他們的情報。」

「十年前兩邊還是很友好的耶……」

「甚麼?」

「不,沒事。」

 

就在這個時候,足球社的社員分成兩隊,依序進場了。

「哇──是久保耶──!」

「阿部──我愛你──!」

「青木學長加油──!」

場邊的人群中,尖叫聲此起彼落。

誠指著場上一位又高又壯,皮膚黝黑,留平頭,蓄鬍又帶墨鏡的選手。

「江戶川,那個就是現在二年級的主將久保康治了。」

「喔……」

「大久保學長是個蠻強的AM(進攻中場)喔。」

「蠻強……難道有更強的嗎?」

「有啊……可是……」

誠欲言又止。

「怎麼了?」

「先不說這個了。你看,」他指著剛剛走出來的一個胖男人道。「這就是三浦總教練了。他是今天練習賽的裁判。」

 

三浦教練吹了一聲哨。聽到哨音,所有的球員都集中到他的身邊。

「今天的分組對抗賽,希望大家好好加油。」

他對全體球員講話。

「是!」

兩隊球員非常有精神的回答。

 

 

嗶──

 

「對抗賽開始!」

 

 

 

對抗賽結束後,柯南與誠一起走路回家,兩人正興高采烈的談論剛剛的對抗賽。

「真是精采的比賽啊!」

誠心誠意以及佩服的語氣。

「藍隊的守門員,你哥的表現真是太精彩了!」

柯南豎起大拇指。

「有些看起來一定會進的球,居然硬是把他攔了下來。」

「是啊,他從小就是守門員了,大家都說他守的不錯。我們家也常常有球探打電話來,希望我哥去選秀。不過他好像比較想去念大學。」

「話說回來,久保學長真是太厲害了,一個人居然能夠盤球連過三個人耶!」

「嗯……」

誠眼睛中的光芒突然黯淡下來。

「怎麼了?」

「不……沒事。」

看誠似乎不太想說明的樣子,柯南便住嘴不繼續問下去。

 

                       

 

幫忙小蘭收拾好餐桌,洗好碗盤之後,柯南回到他專屬的房間。自從國一開始,小蘭便幫他準備了自己的房間,而不是如國小時一樣與小蘭共用毛利家唯一的和室。附帶一提,小五郎也十分贊成小蘭的決定。房間約有六張榻榻米大,門邊擺放著直立式的衣架。窗戶的旁邊有張單人床,而棉被整齊的疊在床頭。床尾擺著大量生產的木質衣櫃,而床頭的旁邊則有一張書桌;書桌上除了滿滿一整排的推理小說外,還有一台擁有液晶螢幕的電腦。

柯南將制服脫下,掛在直立式衣架上。他從衣櫥中拿出家居服換上,接著打開電腦電源開關。

You got mail.

電子語音響起。

柯南點選了從工作列跳出的提示,於是螢幕上出現了他所收到的電子郵件,而寄件人是服部平次。

 

                       

 

親愛的工藤:

 

你好嗎?好久沒有去拜訪你跟毛利大叔了。小蘭應該也已經習慣教師生活了吧?

其實我要結婚了。對象當然是那個女人囉,想到我以後要跟她生活在一起,頭就開始痛起來了。希望婚後她能收斂點才好。

婚禮將在五月黃金周那時舉行,到時希望你、毛利大叔還有英里阿姨都能來觀禮。啊,還有那位棕髮的小姑娘也是。少年偵探團的各位也麻煩你通知了,和葉說希望能看到他們。

和葉說她要找小蘭來當伴娘,所以我想你就不用特別跟她提了。雖然我也很想找你當伴郎,不過我爸說伴郎不可以太過年輕。

對了,我還有個東西要給你。是關於組織的。雖然是六年前的資料了,不過希望能派上用場。

就這樣。一定要來。

 

服部平次

PS.如果未來我被和葉趕出家門,你能收留我嗎?

 

                       

 

「這傢伙實在是……」

柯南按著太陽穴呻吟著。

「這不是給我找麻煩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nlin 的頭像
jnlin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