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步美、元太跟光彥發出了從路人的角度來說十分誇張的驚嘆聲。

「怎麼樣,夠壯觀吧。這可是去年才建成的商業大樓喔。」

平次笑著說。

 

柯南一行人從新大阪車站出來以後,分乘三輛車從車站前往大阪市中心。經過了約二十分鐘的車程。眾人抵達了這次下榻的旅館,也是舉辦婚禮的場地——「青山商業大樓」。

青山商業大樓是去年由青山商業集團所投資建造的複合型商業大樓。can 這幢地上五十層,地下五層的大樓,一到十五樓是百貨公司,十六到三十五樓是五星級飯店,三十六到四十樓是展覽場地,而四十樓以上則是餐廳及俱樂部。建築本體由集團重金禮聘貝津銘設計師設計。大樓外表則不像普通的玻璃帷幕大樓,而採用日本古代建築的形式,一層一層的像座寶塔。又因此被大阪居民暱稱為青山塔。

至於青山商業集團,則是最近十年崛起的新興商業集團。有謠言指出,集團總裁青山義正本來是個漫畫家,因為連載的偵探系列漫畫大受好評而致富,於是跟他的歌手夫人皆實合資創辦了青山商業集團,在關西地區十分出風頭。

這次婚禮的地點選在青山集團的商業大樓,主要是因為青山總裁與平次的老爸——服部平藏是多年好友,因此特別友情出借給服部家舉辦婚禮。

在所有人對著大樓發出各式各樣讚嘆聲的同時,柯南卻想著剛剛在車上跟平次之間的一段談話。

 

 

「什麼!?有人要暗殺你老爸?」

平次故意讓和葉開車載小蘭以及步美等人,只留下柯南與哀乘坐他所駕駛的車。兩人一起坐在後座,助手席則是大瀧刑事。

「你們看看這個。」

平次用單手握住方向盤,而另一手從襯衫的口袋拿出一張紙。

柯南接過,並打開。

 

                       

 

致 服部平藏

 

由於您屬下的業績壓力,讓我可愛的屬下目前身處在暗無天日的黑牢之中。

而這是不合理的。

希望您能夠釋放他們。

若是在黃金周前尚未釋放,我們將為您的兒子送上結婚賀禮。

也就是一份寶貴的性命。

 

敬祝安好

ASU

 

                       

 

「『ASU』是啥?」

柯南看完了「恐嚇信」之後,向平次詢問。

「ASU是大阪的一個地下黑道組織。組織名的由來我們也不清楚。」

平次一邊開車一邊回答。

「這幾個禮拜,因為最近政府決定派兵伊拉克的事情,我們老是接到各式各樣的報案電話,說這裡有炸彈,那裡有可疑郵包之類的……原先一開始我們也努力偵查,不過幾乎都是謊報。但是上個禮拜忽然真的找到了疑似化學毒氣,並且也逮捕了持有者。也還好及早發現,要不然像東京地鐵真理教事件一樣就糟糕了。」

「所以這個毒氣的持有者,就是ASU的手下囉。」

「是啊。雖然他堅稱自己並不是毒氣持有者,也不知道為甚麼毒氣會出現在他的家裏,但是我們還是決定將他送往檢察署。其實ASU也不像是會去買毒氣的組織。」

「另外關於這個毒氣,我們的科學家完全研究不出來它的成份,自然也不知道中毒後可能的症狀以及解毒的方法。所以我希望妳能來幫我們。」

哀轉頭看著柯南。柯南也看著哀。

於是哀點了點頭。

「這封信上寫著『一份寶貴的生命』,並沒有明指平藏先生啊。會不會其實是要暗殺參加婚宴的來賓?」

注意到文字上的不同,柯南提出質疑。

「你要這樣說也可以。但我認為,他們的目標一定是我老爸。」

平次頓了頓。

「賓客都是我邀請的。而也只有我老爸有被殺的動機。」

「我可以看看賓客名單嗎?」

從上車到現在,這是她的第一句話。

「嗯。麻煩你了,大瀧先生。」

「好。」

大瀧刑事從公事包中拿出一疊文件,交給柯南與哀。哀很快的瀏覽過名單。

 

「不。與ASU這個組織有關的,還有一位賓客。」

 

                       

 

眾人經過裝飾成鳥居的大門,走進青山商業大樓。雖然外表看起來傳統,不過大樓的內部卻十分的現代化。寬敞的迎賓大廳、美麗親切的接待小姐、各式各樣的專櫃以及專業的專櫃小姐,是第一次進到大樓的客人第一眼的印象。眾人提著行李,直接走向標示有「直達旅館大廳」的電梯,但卻被電梯前兩個警官攔了下來。

其中一位警官給了柯南一行人空白的吊牌,示意他們在吊牌上寫上名字後綁在行李上,然後把它們放在一台推車上。另一位警官則拿出金屬探測器,檢查已經放好行李的人。

最後旅館職員把行李車推往寫有「員工專用」的電梯後,柯南一行人才搭上電梯。

 

「因為是平次君的婚禮,所以有特別檢查啊?」

進入電梯以後,蘭這樣問道。

「因為最近伊拉克事件的關係,所以要做特別檢查。」

平次則是這樣回答。

 

 

眾人抵達十六樓的飯店大廳。這是一個標準的五星級飯店的大廳,除了有沙發、電視、茶几以外,還有免費研磨咖啡及綠茶供應。一對穿著和服的老夫婦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遠遠望見柯南一行人,便站了起來。

「老爸老媽!?」

平次吃了一驚。

「平次,都要結婚了還像小孩子一樣毛毛躁躁的。」

「哎呀,即使結婚了還是小孩子啦。」

這兩位老人家正是服部平藏與服部靜華。歲月在他們倆人上刻畫出風霜的痕跡。雖然如此,平藏仍然還在大阪警視廳最大的辦公室內堅守他的崗位。而靜華,則是含笑看著在她心裡永遠是小孩子的平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nlin 的頭像
jnlin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