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晨。

 

春天的陽光灑在這棟三層樓建築上。雖然對外窗上掛著窗簾,但是仍然有漏網之魚透過縫隙鑽進這間大概六榻榻米大的房間。而窗邊的單人床上,男孩正幸福的熟睡著。

 

鈴——

 

床上的男孩翻了個身,手在空中揮了揮,準確地找到聲響的源頭,並且讓它閉上嘴巴。突然變得寂靜的空間,只有男孩均勻的呼吸聲。大約過了五分鐘後,男孩慢慢的睜開眼睛。他慢慢的坐起身來,伸長了手腳,眼睛瞇起。就保持這樣的姿勢,又過了兩分鐘。

最後,他「唰——」的一聲拉開窗簾。陽光歡快地湧入這個小小的空間,點亮了室內的每一個角落。所有的東西都變得明亮無比。

「柯南——」

從門外傳來小蘭的聲音。

「再不起來就要遲到囉!你可別期望我會網開一面喔。」

柯南揉揉眼睛,搖搖晃晃地爬下床。他打開了房門,首先聞到的是早餐的香味。

「今天吃法國吐司喔,趕快去洗臉刷牙吧!」

「喔……

「你昨天又熬夜啦?」

「嗯……不管讀幾次都不會膩啊……」

柯南一邊這樣說著,一邊走向浴室。

小蘭見狀也不禁搖頭苦笑。

 

 

「我出門了!」

整裝待發的柯南,在毛利家的玄關大聲說道。

「路上小心。」

沿著這幢三層樓建築的階梯往下走,可以直接走到一樓。在這裡,清晨的街道上行人並不像米花車站前的大道那樣多。柯南慢慢的朝阿笠博士家走去。

「喔喔,新一。早。」

在院子裡運動的博士遠遠的望見了柯南。

「博士今天好早起。」

「對啊,都是小哀說甚麼年紀大了就要早睡早起,不可以老是熬夜,肝臟才不會出問題。而且最過份的是,她還在我的電腦上設定時器,十一點一到就自動鎖住喔。」

「呃……」

 

這個戴著圓框眼鏡,胖胖的老人家名叫阿笠博士。除了有博士學位以外,也是個小有名氣的科學家以及業餘的發明愛好者。大約在十年前,因為服藥導致肌肉的退化,使得柯南在查案時無法完成比較困難的動作;當時博士就提供了諸如太陽能滑板、領結變聲機、腳力增強鞋以及麻醉手錶等工具供柯南使用。如今當然是不需要這些工具了。唯一保留的只有手電筒手錶、偵探徽章以及追蹤眼鏡。

同時,阿笠博士也是灰原哀的法定監護人。自從她在雨中昏倒在博士家門口後,兩人便開始同居,到現在也正好過了十年。

「博士,我要出門囉。早餐放在桌上,吃完以後記得要吃降血壓藥。然後不要老是坐在電腦前,三十分鐘要起來走動一下。午餐我放在冰箱裡面,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哀的聲音從博士家的玄關傳了出來。十秒鐘後,她便拿著便當出現在兩人面前。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上學吧!」

「嗯。那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跟博士道別之後,兩人並肩走在往米花車站的街道上。

這段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

 

 

「柯南君!」

 

兩人一直走到了步美的家門口。步美站在人行道旁的櫻花樹下等著他們,看起來已經等了有一段時間了。今天她仍然戴著她慣用的水藍色髮圈。

「柯南君……」

柯南與哀停住腳步,看著低著頭的步美。感覺到被看著,於是步美的頭更低了。

「今天……」

「嗯?」

步美停頓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

「今天放學後是空手道社第一天練習。柯南能不能來看我練習呢?」

「嗯……可以啊。」

「太好了。另外中午元太他們說要一起吃飯,可以嗎?」

「沒問題。」

Lucky!

 

三人組就這樣走在櫻花盛開的大道上。

 

                       

 

午休時間前一堂課的教室裡。

 

春日暖洋洋的陽光讓人昏昏欲睡。如果台上的老師在講課的時候會化身成催眠高手的話,能抵擋瞌睡蟲攻擊的人數大概是零。很不幸的,這堂化學課的老師剛好就是以上所稱的催眠高手。

「氫離子和氫氧根離子結合後,變成水。水也可以因為解離作用,成為氫離子和氫氧根離子……」

雖然這位五十多歲的男老師正在台上用平板調口沫橫飛地講著化學反應,但是台下的學生卻已經倒了一半,而剩下的學生大多在做自己的事情。

「好無聊啊……」

柯南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哀在筆記上振筆疾書,不知道在寫些甚麼。

步美則是一直在轉著原子筆。

 

 

第四節課的下課鐘聲一響,化學老師馬上停止說話。

「那麼,今天就上到這裡。」

接著便匆匆的走出了教室。

學生們如釋重負。有的人拿出便當,另外一些人則準備到福利社購買午餐。

 

「柯南君!」

還在發呆的柯南被步美從推理的世界喚回來。

「走吧走吧!光彥他們說在屋頂等我們喔。」

手上拿著便當的步美,一邊拉著柯南的手一邊說著。「小哀也一起來吧!」

「嗯。」

哀放下手上的英文小說,拿起便當袋。三人便一起走出了教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nlin 的頭像
jnlin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