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你們的鞋子跟衣服。」

「喔耶!謝謝秋子姊姊!」

「你的嘴還是一樣甜。來,江戶川同學。」

「謝謝。」

 

兩人換上衣服與鞋子後,誠提議先到操場暖暖身。柯南也同意先作些暖身運動,於是兩人便離開了社辦。

等到他們暖身完回到社辦,二、三年級的學長們已經到得差不多了。

「你們回來了啊。今年的新社員含你們在內有六位,不過今天有來的只有你們兩個唷。我看看……」松井學姐一邊從標示有「松井」的置物櫃中拿出她的釘鞋和紀錄表,一邊對柯南與誠說。

「你們兩個都踢B隊吧。青木學長!」

和大家一樣,正從鞋袋中拿出釘鞋並準備穿上的青木彬回過頭來應了一聲。

「這兩個就交給你囉!」

「喔喔。」

青木彬咧嘴一笑。

「那你們先出去活動一下吧!外面還下著雨,所以不要太勉強囉。」

「是!」

 

 

柯南和誠到了球場後不久,學長們跟經理松井學姐一起出現了。

「久保學長是A隊啊。」

A隊的球衣是全白色的,而B隊的球衣則是白色底,但上面有黑色直條紋。兩種球衣上都繡有帝丹高中的校徽以及個人的姓氏羅馬拼音。

「怎麼,怕了嗎?」

柯南推了誠一下。

「誰怕了啊。我一定不讓他越雷池一步!」

誠發下豪語。

「那就看你的表現啦!」

 

 

雖然說開賽前還自信滿滿,不過哨響後五分鐘,誠就被久保康治給輕鬆騙過,然後自己帶球射門。在中場休息前十分鐘,誠一共被久保給騙過了五次。不過雖然誠被久保騙了好幾次,但是對於其他學長來說,他的防守可說是滴水不漏。

至於柯南,在前場可說是所向披靡、無人能擋。A隊的後衛群中沒有人能跟上他的速度以及反應,每每讓他突破後場防守射門。但是由於兩隊守門員的優異表現,上半場兩隊都沒有得分。

 

柯南趁中場休息的時候跑到誠旁邊。

「加油啊。我看你被他耍好玩的。」

「沒辦法。從小時候就是這樣了。」

誠無奈的搖搖頭。「我永遠感覺不到他下一步的行動。」

 

 

天空還是下著小雨。

下半場一開始,由久保康治帶頭,A隊開始猛烈的攻擊。就在久保繞過誠,準備繼續往球門挺進的時候,他卻摔了一跤。

球從他腳下飛出,被誠攔住。

「太好了。」

誠把球遠遠地踢往前場。接著他跑到還沒起身的久保旁邊:

「還好吧?」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想拉起他。

「……」

久保整個臉扭曲成可怕的形狀。

「怎麼了!?」

 

 

緊急從社辦抬出擔架,眾人合力將久保抬起來。保健室的三井律子老師,同時也是足球社的隊醫,聽到了消息也急忙跑了過來。

「膝蓋的舊傷復發了,大概有裂掉的情形。」

她蹲下來檢查了一下,然後轉頭看著大家這樣說:

「需要馬上送醫院。誰去叫個救護車?」

「我去!」松井學姐馬上回答。

「不可以。」

柯南突然說。

「喂喂……」

「這是預謀的事件,不是意外。」

「咦——?」

足球社的所有人大吃一驚。

「律子老師,請妳去叫救護車。其他人請不要離開學校,全部到社辦去。也請你們先把久保學長抬到保健室,但是要跟律子老師一起。」

柯南對著兩位正抬著擔架的學長命令道。

 

 

 

「你說是預謀事件,到底有甚麼證據?」

一行人一回到社辦後,青木彬馬上質問柯南。

「就是這個釘鞋。」

柯南舉起手上久保的釘鞋說道。這個舉動讓在場的全體都嚇了一跳。

更正,是他手上的釘鞋嚇了大家一跳。

「嚇!」

 

釘鞋的釘子已經全部脫落了,而且鞋底沒有任何花紋。

「久保學長在穿鞋子的時候,我有注意到他的鞋子上仍然有釘子。」

「所以釘子一定是在比賽時脫落的。加上鞋底沒有花紋的事實,我想一定是有人偷偷地調包了學長的鞋子,想讓他在比賽時摔倒。而且這個人應該知道學長膝蓋有舊傷的事情。」

柯南向眾人分析道。

 

「不過鞋子是從久保學長家中帶來的。」柯南指著久保的鞋袋。「扣除掉在家裏被調包的可能性的話,就一定是犯人在久保學長在學校的時候調包的。」

「我們隊上所有的鞋子都是從自己家裏帶來的,都不會放在學校。」

足球社社長,二年級的鈴木才人答道。

「嗯。我可以看看大家的鞋袋嗎?」

柯南環視了所有隊員,沒有人出聲反對。

「請便。」

 

 

柯南第一個看的是青木彬的鞋袋。由於鞋子還穿在人腳上,所以鞋袋當然是空的,不過裡面有一些泥土。接著才人的鞋袋也是如此。經理松井學姐的鞋袋也一樣。

二十三個人的鞋袋看完後,柯南轉過頭來面對眾人。

「我知道犯人是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nlin 的頭像
jnlin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