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宮春日的永遠

 

從北高畢業以後,我跟春日就開始同居生活。

因為我們兩個人都考上東京的大學的緣故,所以在這裡租了一間月租八萬日圓、沒有冷氣的木造公寓。夏天熱到兩個人跑到附近的便利商店吹免費的冷氣,而冬天又得要兩個人抱在一起取暖──就是這樣老舊冬天又會吹進冷風的公寓,唯一的好處是有廚房可以做菜。

雖然如此,我們兩人還是很慶幸能夠一直在一起。

 

雖然大四那段為了找工作而天天頭痛的日子是個痛苦的回憶,但是可喜可賀的是我跟春日都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現在正努力的存錢中。我待的這家公司對員工的福利很優渥,薪水跟一般的公司比起來高一些。想當初被錄取的時候我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還是有一些討人厭的傢伙,不過整體來說我還是很滿意這分工作的。

 

就這樣,我在這家公司即將邁入第四年。

 

 

今天下班後,我特地繞到了車站前的大道上,用了我一個月的薪水買了某樣東西。

因為今天上班前,我在冰箱前留了言:

「今天我們出去吃吧!六點我在車站前等妳。 by 阿虛」

 

我想給春日一個驚喜。

 

 

「不好了!」

光顧著選禮物的我,居然忘了約定的時間。春日一定會氣得嘟起鴨子嘴,然後要罰金吧。雖然現在我的經濟狀況好的太多了,也不需要解除定存來付罰金,但是給那女人等這件事情,光想像就會發抖。

趕忙從店裡走出來的我,意外的發現車站前圍著非常多的人。

大概是有什麼活動吧……這樣想著的我,便慢慢向人群走去。雖然我沒有看熱鬧的嗜好,但是我跟春日約在車站前,所以還是得穿過這群人。

「好像是因為卡車司機打瞌睡所以才撞上的……」

「年紀輕輕就出這種事……」

「真是飛來橫禍啊……」

好像是車禍的樣子。

我努力穿過人群,想趕快走到車站前。不過也因為這樣,圍觀者的議論也輕易的跑進我的耳朵。

「那個女生似乎在等人,所以才會站在路邊……」

等人啊……咦!?

不可能啦。我這樣說服我自己。那女人現在一定在車站門口,用倒三角眼看著來往的人群。

「那女生叫什麼名字來著?」

「好像叫做涼宮春什麼的……」

不會吧!

 

我奮力擠出人群。第一眼看到的是黃色的封鎖線。

再來,是春日那黃色的髮帶。

還有滿地的、怵目驚心的紅。

 

騙人!

當我從第十家醫院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

在這段期間內,我跑遍了市內所有的醫院,但是沒有一家表示他們有收到名叫涼宮春日的二十五歲女性車禍傷者。

這樣表示什麼呢?

 

我打開了因為進入醫院而關機的手機,試著輸入春日的號碼。

「您播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後再播。如果需要留言,請……」

一成不變的電子語音。

從剛剛開始,無論打幾次都一樣的電子語音。

 

我無力的跪坐在地上。

緊緊握著手中的禮物盒。

好希望不是春日受傷。好希望受傷的是我。

 

「媽媽,那個叔叔怎麼了?」

「他在哭耶。」

「為什麼他會哭呢?」

 

為什麼我要哭呢?我不是應該慶幸我離開了春日的魔掌了嗎?

 

 

到了月亮斜掛在天上的時間了。

想著「警察應該會聯絡家屬」這種事情的我,慢慢的走上木造公寓的樓梯,拿出鑰匙,開門。

第一眼看到的是,春日那張怒氣沖沖的臉。

春日怒氣沖沖的臉?

 

「我說你啊,幹麼不開手機?我臨時要加班,手機又沒電,用同事的手機打給你都不通!然後上完班跑去車站前又沒看到你,最後想說回家來……阿虛?」

 

春日的聲音忽然停了下來。

那是因為,我緊緊地抱住了春日。用我全身的力氣,用力地抱住了面前這個綁著馬尾的傢伙。

「你發什麼神經啊?不要那麼用力,很痛耶!」

春日想把我推開,但是我卻抱得更緊。

「……」

抵抗漸漸的變弱,最後春日便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

 

「對不起讓妳等了。」

我稍微放鬆了她。然後拿出我的禮物。

「雖然經過了一些曲折,但是……」

把禮盒拆開以後,裡面是個小巧的絨布盒子。

「嫁給我好嗎?」

 

盒子裡面有個小小的戒指正在閃閃發光著。

春日顯然嚇了一大跳。大大的眼睛盯著戒指。

「阿虛?」

「我說,嫁給我好嗎?」

我重複了一次。雖然之前對著春日的照片練習了很多次,但是正式來的時候果然還是會不好意思啊。

 

春日看看我,又轉頭看看戒指。

「……」

不願意嗎?

「下次戒指要選貴一點的。」

咦──?

「不過,因為你很窮所以就不計較了。」

話一說完,春日就把手伸出來給我。我也就順著她的意,幫她把戒指戴上。

然後再度緊緊的抱住她。

「阿虛……」

從懷中傳來夢囈般的聲音。在我把春日抱起來走向房間的同時,春日這樣說了:

「我永遠、永遠不要離開你。」

我也是啊,春日。

我們兩個,永遠不要分開了。

 

全站熱搜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