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就是妳,松井學姐!」

 

短暫的失聲後,首先說話的是社長才人:

「喂喂,不要開玩笑了。秋子怎麼可能是犯人呢?」

其他社員也附和。

「對啊對啊。」

「秋子不可能是犯人的。」

「沒證據不要隨便亂說啦。」

 

「決定性的證據,是松井學姐的鞋袋。」

柯南拿起學姐的鞋袋。

「裡面有泥土。」

「……」

松井沒有說話。

「我們的鞋袋裡面也有泥土啊!」

一位學長叫著。「秋子的鞋袋有泥土,怎麼會是證據呢?」

「當然是證據。」

柯南繞過眾人,走到置物櫃旁。

「我們從教室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學姐在換鞋子。那個時候,她確實是從鞋櫃中拿出她的釘鞋來的。也就是說,她根本沒有把鞋帶回去。所以她今天帶來的鞋並沒有穿在她的腳上,而是偷偷地把久保學長的鞋調換成有問題的鞋子。」

「而且,大概是為了讓久保學長不起疑心,所以學姐帶來的鞋子上也有球場上的泥土。久保學長會以為泥土是在昨天的比賽中沾上的吧。」

「……」

松井仍然沒有說話。

「因為學姐是跟著大家一起到操場的,所以她應該還沒辦法把久保學長的鞋子處理掉。」

「……」

「我想應該在這裡吧。」

柯南說道,一邊打開寫有「松井」名牌的置物櫃。

「……!!」

 

一雙釘鞋,完好的出現在大家面前。

 

 

一直到三浦教練趕到,把松井秋子帶走之前,她一句話也沒說。

只是一直低著頭看著地板。

臉上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

 

                       

 

松井被帶走後,其他的隊員也紛紛告辭回家。十分鐘前還感覺擠的辦公室,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只剩下柯南與青木兄弟三人還待在社辦裡。

從剛剛就一直盯著柯南看的青木彬,忽然嘆了口氣。

「本來不想告訴你的,不過我還是說出來好了。」

「哥!」

「沒關係。反正秋子已經這樣了……」

一邊說著,青木彬一邊抬起頭看著天花板。「那是去年的事了。」

 

「當時一年級有兩個進攻中場:其中一個就是久保,而另外一位是恭介。他的全名是山田恭介。秋子、恭介、久保跟我們兄弟倆家住得很近,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吧。我們從小就一起踢足球,而恭介的技術是我們之中最好的。」

「也因此,雖然嘴上不說,甚至還常常找恭介吵架、找他麻煩,但是秋子在我們之中是最喜歡恭介的。這點我們四個男生都知道。」

青木彬在這裡暫停了一下。

「到了高中也一樣。因為恭介的技術實在太好,因此對外的比賽幾乎都是他主力上場,而久保只能當替補隊員。」

「所以久保心生怨恨,陷害了恭介學長?」

柯南的聲音。

「不是。但也可以說是。在去年的社內分組對抗賽中,久保跟恭介發生了很嚴重的碰撞。久保鏟球的時候把恭介的腿踢斷了,但是他自己的膝蓋也受了傷。」

「不能說久保是故意踢斷恭介的腿的……但是因為這個傷,恭介必須休息一年不能踢球,所以他後來也沒有出現在社團了……」

這時誠忽然幽幽的說:

「我想秋子姊姊大概是不能原諒讓恭介受傷的久保吧……」

「犯罪的人是不能有藉口的。」

柯南斬釘截鐵地說。

 

                       

 

「騙子。」

「……」

「大騙子。」

「……」

「柯南是大騙子。」

「對不起啦……」

等柯南走出社辦,已經下午五點半了。雖然還是下著雨,但是步美仍然撐著傘站在校門口。柯南一看到她才暗叫不好。

「自己說要來看我練習的……」

「對不起、對不起啦。」

「……」

「……」

 

沉默。

 

「那你要補償我。」

原本故意背向柯南的步美突然轉過身。

「嗯……我想想。你要答應我三件事!」

「喂喂……」

「就這麼決定了!」

「不是這樣的吧?」

「異議駁回。」

「呃……」

柯南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能不能少一個啊……我們黃金周的時候去大阪好嗎?」

兩人一起回家的路上,柯南靈機一動道。

「大阪?為甚麼?」

「平次哥哥要結婚了。」

雖然覺得叫哥哥很怪,但是為了配合步美,柯南只好忍耐了。

「咦——?」

步美停下腳步。「真的嗎?」

「真的。」

「真的是真的嗎?」

「真的是真的。」

「我要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nlin 的頭像
jnlin

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j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